昨天(二月十五日)看護回歸到我們家要來照顧我爸,原先我們預計是要到二月十八日才會有醫院(雙和醫院)通知我爸可以住院。不過在二月十五日下午我們接到了早先就去排床的醫院(台北慈濟)的電話,要我們於二月十六日(也就是今天)的十二點前報到。

  於是我們就把此事告訴我爸,然後就看到我爸開心的笑了開來,而且還眼帶淚光,真是有沒有這麼誇張啊?竟然為了能去自己心怡的醫院而到喜極而泣,也真的是太誇張了!


  到了晚上我們把要帶去醫院的東西,比如:成人紙尿布、替換式紙尿布、看護墊、海棉牙刷、臉盆及毛布等等雜七雜八的必需品準備妥當。把我爸喜歡穿的比較厚的衣服也打包,以免這麼冷的天氣會讓我爸感冒。


  然後我們也把我爸從雙和醫院帶回來的藥品帶去,以備醫院沒有看藥時,可以暫時替用,但後來發現是多餘的,因為醫院會看前一個醫院的病摘給藥。


  第二天(二月十六日)一早,我們就在已經準備好的氛圍下,等候出發時間的到來。然後我們叫了部計程車,把東西都放好後,前往我爸最信用的台北慈濟醫院。


  到了慈濟只有量血壓及血氧量,就被慈濟師姐帶到病房。然後看到很多護理師看到我爸都紛紛跟老爸問侯,說山東爺爺回來了。我爸也瞪大了眼看著她們,好像是久別重逢的老友一般。


  到了下午復健科醫師們紛紛來看老爸並評估老爸的狀況,這復健科醫師一共有三個醫師在看顧我爸,一男兩女。其中的男復健醫師很得我老爸的緣,因為他要我爸做什麼動作,我爸都會依照他的指示動作。比如把手舉高並揮揮手、握手指頭握緊。不過我爸好像不懂放開的意思,因為醫師請我爸把握手指頭的手放開,我爸依然是緊握著醫師的手。


  之後其中一個女醫師問說,我們想不想幫我爸做針灸?因為其實在很多文獻及實證都發現,中風在前三個月內如果有做針灸,恢復的能力會比沒有針灸的好上好幾倍。其實我們也有看到實例,比如我爸之前中風在慈濟的對面的兩人,本來都不會開口說話,也手腳無力,但是在針灸後,竟然能開口說話及慢慢的手腳都變得比較有力氣。這是我們親眼所見,可不是吹牛的。


  於是,我跟我媽決定要讓我爸試試用傳統的西醫的復健加上中醫的針灸,看我爸的狀況能不能更好。其實也不用更好,只要能夠把鼻胃管拔掉,能夠吃些軟的又營養的食物,這樣就很足夠了。


  我們這間病房的看護都是印尼籍的,在傍晚時分,除了我家看護外,其他兩位都是用電話跟自己遠在印尼的家人或是情郎講電話。其實這也是人之常情,只要不要誤了看顧自己的雇主就好了。


  不過我還是得說我家的看護除了說話太直外,其實是很用心的在看顧老爸的。非常謝謝她在我爸中風最困難的時候,就一直守護著老爸。真的非常感恩!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曹托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