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過一個星期就要選舉了,真的無心在選情上,因為去年底我爸中風了。這還不是最最嚴重的事,最嚴重的是,我因為我爸不想在慈濟急情中風後計劃的仁康醫院做復健。其實我爸原來在慈濟醫院是有被復健科收治的。只是因為我們傻傻的想說醫生說如果參加急性長照計劃後,就能讓我爸在該家醫院做三個月的復健。

  因為我們都在想我爸已經九十一歲的高齡了,如果一直為了中風復健,每個月都要因為健保的限制而要轉換醫院很辛苦也很可憐,於是我們同意了慈濟醫院蔣漢琳醫師的建議,去她推薦所謂環境很好的仁康醫院。


我們到了仁康醫院,一開始我們覺得環境真的很不錯,什麼東西看起來都是很新穎。到了病房,開始有點小小的後悔,因為病床上的日光燈,靠近我爸床頭的是三盞日光燈,靠近我爸床尾的是兩盞日光燈,而且是連動式的。這樣的配置,會讓人關起燈來會覺得太暗,開起來又覺得太亮。


  更糟糕的是因為這樣的關係,隔壁床看起燈來也是超級亮,這樣叫睡覺喜歡比較暗的人會無法入眠,而我們就屬於這樣的人。因此我爸就因此白天都無法入眠休息。


  而我爸隔壁床的人可能因為家屬都不在身邊,覺得太為寂寞,就一直想找我們聊天。甚至可能有點剎到我家的看護,還跟她說如果她照顧完我爸,可以去照顧他,每天只要幫他送便當就可以了,月薪三萬二。


  還有隔壁房的老伯也一直來跟我們說他想出院,但是忘了身份證號等等的,一直來煩我們。當他發現我們都不再理會他,他就開始對我擺臉色了,到了最後還很生氣。


  第三床的老伯是我真的想讓我爸離開仁康醫院的主因。因為仁康醫院其實是不建議家屬及自家看護住在醫院裡看護病人的,所以家屬及自家看護都無法一天二十四小時看著病人。而住在那裡的病人手、腳會動,會翻身怎麼辦?很簡單,就是手戴防抓手套,再把手、腳綁在床的欄杆上。病人晚上如果尿尿及便便在尿布上,因為晚上醫院人力不足,會讓二樓呼吸病房或是三樓護理之家的護士來幫忙巡房,但不會馬上處理尿布事宜。


  我就在想我爸如果晚上尿尿或是便便在尿布上,就會一直覺得不舒服動來動去,並且會一個晚上都無法入睡。那麼第二天的復健課程會有精神及力氣去做嗎?想當然爾一定沒有不是嗎?


  然後因為我爸在白天想入睡,我們就把電燈關掉,誰知一關,明明是白天,都像是晚上那般幽暗。我爸就會覺得害怕,因此都會發出類似狗的哀嚎聲,並且時不時的張眼觀望,而且也時不時的擦拭著眼淚。看著我爸流淚,我的心也像針在刺,也跟著他流下了很多的男兒淚。


  最後,我聽了幾個人的建議後,我終於下定決心離開醫院,讓我爸去喜歡的地方做復健。卻想不到因為各醫院都因為過農曆年,想在年終把病床清空,讓醫護人員好過年的原因之下,讓我爸無法住院復健。因此我們只好向我爸榮民身份的主管單位求助,只是因為隔了個星期六、日,要等星期一(一月十一日)才有辦法得到答案。


  有家人得中風心裡一定會很煩亂,尤其是醫院給的資訊百百種。第一次面對這樣的狀況一定會手足無措,這時多方去詢問是一定要的,不過資訊也是很多,這時一定要靜下心來思考未來要做的事有哪些?再一一的去處理解決,不然一定會像我這樣心情越用越亂,這樣就不好了!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曹托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