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天文鎧坐上了一輛不知開往何處的捷運,捷運上坐滿了人很是擁擠。

  由於文鎧要去的地方比較遙遠,因此文鎧拿出了智慧型手機並上網了起來。

  就在文鎧划著手機入迷的當兒,突然一個緊急剎車。這時文鎧才慢慢的抬起頭來,發現所有的場景都變得不同。

  四週不在是捷運的景象,而是到了早期日據時期的鐵路場景。週遭的人都是穿著早期的服飾,而捷運也變成了舊式的火車;捷運站也成了舊式的火車站。

  到了某一處的火車站時,很多旅客紛紛緩緩的上下車。就在此時,出現了很多早期日據時代的警察,不由分說的就把文鎧給上銬帶走了。

  他們把文鎧抓到了一處深山中的犯人拘留所,說他是什麼通緝犯,要好好的調查;不過卻兩、三天都沒有下聞。

  就在文鎧莫名其妙的被關了兩、三天後,突然日據時代的警察出現在文鎧的眼前,七手八腳的把他給結了手銬,說是抓錯人了。

  文鎧就被日據時代的警察帶到他被逮捕的地方,並命令文鎧說要按原路返回他來的地方;並說如不聽命令,就有他瞧的了。此時的文鎧那敢不聽令?只得按原路返回他搭車的所在。

  搭上了火車,只見火車漸漸的駛離了火車站,而且速度似乎越來越快,快得好像捷運似的。

  沒錯火車又變回了捷運,週遭又變回了熟悉的捷運景場~~~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曹托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